惊现神秘村落 之 林州七峪村

 linzhouwang   2020-07-26 20:15   159 人阅读  0 条评论

在日常生活中,我们形容一个人说话腻歪、弯弯绕绕特别多的时候,会用一个词:拐弯抹角。和这种人打交道特别累,有什么不直接说,非要遮遮掩掩半天才能得到一半句实话,经常让人憋出内伤。可是有多少人知道,拐弯抹角原本不是这个意思,而是建筑上的术语呢?先看图。

360截图20200726201856527.png

这是我们在林州市五龙镇七峪村见到的。在一个窄窄的胡同入口处,为了腾出空间,将房屋的墙角削去一部分,抹去了直角,故名抹角。

在城市里呆久了需要宁静,在楼宇里呆烦了,渴望自由。不妨到山里去看看古村落。每次我们去探寻古村落,总有意想不到的收获,在我们出发前,它们在纸上只是几个名字,虽然我们觉得很是陌生,但知道不会让我们失望,因为能进入省级或国家级传统村落名录,肯定有独特之处,它们在等待着去挖掘、去探寻。

“藏在深山无人识”。七峪村,这个位于安阳、鹤壁、新乡三地市交界处的偏僻山村,由于交通上的不便,近几年才逐渐被外界注意。许多人不会想到,这里潜藏着以武家大院传统民居群为代表的多处古建筑、文物古迹。

360截图20200726201904065.png

这次探寻,我们先从七峪村的一个自然村岗泉村开始。在七峪村村委委员赵玉合的带领下,走过一段崎岖的山路,我们来到了半山腰,一个小山村映入眼帘。前面所提到的拐弯抹角,就是在这里看到的。

360截图20200726201911408.png

还有惊奇的发现,一棵大树郁郁葱葱,树冠达十五六米,走近仔细看时,这棵树竟然是长在石缝间,树根似苍龙盘踞,紧紧地缚住山石,它倔强地生长着,极力想展示生命的辉煌。如果这是一种生存的本能,那么这种本能是多么地使人肃然起敬。树身上挂着国家古树名木标牌。标牌上写着,树名:青檀,树龄:300年,保护等级:二级。

在这棵树的不远处,我们又看到了几棵开得正艳的月季花。可以看出,这是经主人精心栽培的,树根处还有刚浇过水的痕迹。在旁边坐着乘凉的老太太说,不好养,种了很多就剩这两三棵,这里缺水少土,能开花,就很不错了。看着一老一少的植物,不仅让人感慨万千。

360截图20200726201922015.png

看到我们来访,老太太很是热情,“中午在这里吃饭吧!来家里喝口水吧!”山民的淳朴、热情一览无余。这里与很多小山村一样,几乎成了一个“空心村”,许多院落已经破败,房屋坍塌,常住者仅有3户10多人。

说起七峪村,不得不说武家大院。大院处于七峪村的中心地带,地势西高东低,依山傍水,风水绝佳。据赵玉合介绍,这个宅院的主人叫武老奠,他的先辈自明朝永乐年间从山西洪洞县迁出,先后迁居多地,到武老奠一代辗转至七峪村定居下来。武老奠带领家族先是以垦荒、植树、捞纸为生,后逐步发展到牧业、养殖业。清光绪三年,天下大旱,颗粒不收,饿殍遍地。武老奠抓住商机,以“一只羊兑换数亩耕地”的方法,短时间内换得耕地数千亩,成为当地赫赫有名的大户。

360截图20200726201928345.png

富贵兴土木。武老奠请来无数能工巧匠,花费银两无数,设计建造了庞大的武家大院。大院共有13处院落。其中保存比较完整的有7个主院、2个柴院,损坏严重保留部分遗址的有3处,另有一处是距离此地10多里的井沟自然村的别院。武家大院大门外设计有拴马石镶砌墙。旁边有端正四方的上马石,标志着主人财大气粗。

在这里有个很有意思的现象,在宅院的明面处,均建造得很精致,力求精益求精,而在宅院的背面处,部分墙体用乱石混合泥土砌成,屋顶椽木结构较为粗糙,真是应验了人们常说的“搽粉搽在脸上”。

360截图20200726201934592.png

古老的村庄,古老的建筑,那些承载着时光记忆的老房子,成了太行山不可或缺的风景,沧桑而壮美,斑驳而惊艳。如今,历经百年风雨、历史变迁的武家大院,虽然部分古建筑、古物件拆旧换新,但是大部分古建筑保留相对完整,格局未变,风貌依旧。青条石,青砖,木门,木窗,还有一棵100多年的紫薇,见证了这里的风风雨雨。这里有过欢声笑语,也有过血雨腥风,据说,武家大院曾经遭到过洗劫,未来得及逃离的近亲属,被土匪吊打,遭受酷刑,逼迫说出财宝藏匿处。

我们穿越在这古老的宅院里,寻找着古老的气息,那一个个斑驳的墙壁,似乎在告诉我们什么。要走了,我们不断回望这些老房子,若干年后,希望它们还在,不要消散在历史的长河里。


本文地址:https://linzhouwang.com/post/67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linzhouwang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 发表评论


表情

还没有留言,还不快点抢沙发?